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大魔界 第三十三章 再战鬼臼 5

发布时间:2019-09-24 13:48:11

大魔界 第三十三章 再战鬼臼 5

鬼臼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黑色的淤血,抬起手臂来擦了擦嘴角,冷笑着盯着冥説道:“呵呵~,看来我还真是被xiǎo看了呢!”

“不要再拖延时间了,鬼臼。今天你注定无法活着离开这里。”琴韵在另一边冷冷説道。

鬼臼侧过头,看看琴韵,脸上的冷笑变得更加浓烈,反而是不屑的问道:“是吗”説着伸手从怀中将收藏起来鬼王鬼角拿了出来。

鬼臼低头看看握在手中的鬼角,自己低声説道:“没办法,看来还是只好先将它唤醒了,希望它不要成长的太快。”

自己低声説完,鬼臼再次抬起头来,眼中已经射出掩盖不住的浓烈杀机,扫视着冥和琴韵,阴冷的説道:“你们都得死。”

“该死的!”琴韵看见鬼臼手中拿着的鬼王鬼角,脸上的表情立刻凝重起来,自己低声骂了一句之后,赶紧对冥大声喊道:“冥,赶快动手,不要让他有时间借助鬼角的力量。”同时自己的手上立刻拨动起琵琶弦,射出了音波箭。

其实并不需要琴韵的提醒,冥的身影比琴韵的音波箭更加迅速地冲到鬼臼的身前,之前用来锁住鬼臼手臂的黑色‘矿石’这时已经完全和幽冥冰炎结合为一体,变成了一把黑色的冰炎利剑,向着鬼臼拿着鬼角的手臂上削去。

鬼臼来不及在冥迅速的攻击下将鬼角放在头上,只得将手臂往后回收,躲避开冥的削砍,同时另一只手臂伸出骨刺,往冥刺去。

冥收回已经无法成功削中鬼臼手腕的黑色利剑,然后反手挥档住鬼臼刺来的骨刺。

在冥挡住鬼臼的反击的同时,琴韵的音波箭也紧跟着射到了鬼臼的身旁,向着鬼臼抓着鬼角的手臂攻去。

鬼臼抓着鬼角的手臂只好以手臂上覆盖着的骨刺甲为依仗,将手臂横扫向射来的音波箭。随着一声闷响,在骨刺甲损坏不大的情况之下,鬼臼成功的将音波箭攻击击破。

几乎在鬼臼击破音波箭的同时,冥的另一只手臂迅速伸出,一把抓住了鬼臼拿着鬼角的手臂,然后立刻发出幽冥冰炎想要冻结焚筮掉鬼臼的手臂。

鬼臼发现自己的手臂被抓住,立刻知道情况不妙,发起蛮力,奋力的将手臂往后猛拉,想要摆脱冥的手掌,同时赶紧调集着妖力强化手臂上保护的骨刺甲,对抗幽冥冰炎的焚筮。而另只手被冥挡着的骨刺也回收些许,然后改变角度再次往冥刺去。

冥紧紧地抓住鬼臼握着鬼角的手臂不愿松开

大魔界  第三十三章 再战鬼臼 5

,在和鬼蛮力的比拼之下明显落入了下风,被鬼臼向后挣脱的手臂力道,带动着自己的身体向前跟去,而就在这同时鬼臼的骨刺也紧跟着向冥的面门刺来。

还好冥手上的黑色‘矿石’不是生硬的死物,随着冥的心意,在幽冥冰炎的操控之下。立刻从黑色的利剑形态改变成了柔软皮鞭,自行挥舞着瞬间纠缠住了鬼臼刺来的骨刺,并牢牢将其锁住,同时上面燃烧着的冰炎立刻开始对骨刺产生腐蚀。

在冥缠住鬼臼连着手臂的骨刺之后,鬼臼现在相当于是两手都被冥暂时给锁住了,而就在这短暂的时间,自己身后已经被迅速绕到后面琴韵的音波箭给重重的又轰上了一击。

鬼臼因为音波的打击而发出一声闷哼,眼神中立刻透出无比的愤怒,闷哼声随之变成低吼,额头上紧跟着生长出一根骨刺,然后向着自己面前的冥猛的埋头向下撞去。

鬼臼的埋头撞击对准的正是冥的面门,如果真的被击中,鬼臼额头上的骨刺就可以将冥的整个头颅给彻底给刺穿了,尤其像冥这种身体就是自己的本体的情况,受到的伤害可是非常巨大的。

冥最为有效的安全防御手段当然是立刻后撤,放弃对鬼臼双手的锁定,但是这也是鬼臼最乐意看到的,要知道这短暂的交锋都围绕着鬼臼手上的鬼王鬼角再展开,冥和琴韵都是为了不让鬼臼将鬼角从新安放在头上,而这个时候冥只要稍稍后撤,放开鬼臼的手臂,那么鬼臼一定会拼着再挨上已经飞到自己身后的音波箭几下,也会毫不犹豫的将鬼角从新放回头dǐng上。

冥自然知道鬼臼现在的想法,并且明白鬼臼在硬生生的承受了自己压缩幽冥冰炎的轰击之后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这时自然是不能让他再次靠着鬼角的力量恢复过来,而且是变得更加的强大,那到时就真是自己和琴韵的末日了,所以冥并没有选择退后闪躲。

不能选择退后,冥只好选着了另一个方向,前进。

只见冥的头向着鬼臼往下埋头撞来的脑袋直接dǐng了上去。然后直接在半路上和鬼臼的面门相互撞在了一起,鬼臼额头上的骨刺因为角度的原因,在没有完全完成往下撞击中根本无法刺中冥。

两人的脑袋的互相撞击十分的猛烈,在一声让人听着就感到无比疼痛闷响之后,都是无法控制的向后弹开,只剩下血花四溅。

冥感到自己的脑袋在嗡嗡作响,有些无法思考,当然鬼臼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其实从撞击的角度来説,鬼臼是面门,而冥是上额头,所以鬼臼吃亏的更大,至少整个的鼻梁已经完全粉碎,而且就在撞击的产生的眩晕的还十分强烈的同时,自己背后已经再次受到音波箭的轰击。

正是这个时候异变再次出现了。一直在场,却被所有人忽略的第四个人出现了,封鱼。

封鱼的身影似乎是突然从虚无中出现的一般,而目标是被冥紧紧抓住的,握着鬼王鬼角的鬼臼手掌。

只见封鱼手中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在自己出现的同时迅速的划出,随着一道优美的弧线,匕首没有任何停顿的从鬼臼抓着鬼角的手腕上完全划过,然后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时候,另一手立刻抓住被切断的,依旧握着鬼角的鬼臼的手掌,再次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过程快的如果你多眨一下眼睛就无法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封鱼出现然后到消失之后,首先反应过来的就是鬼臼,现在因为和冥的撞击产生的眩晕,还有琴韵音波轰击造成的震动都从他的脑袋中消失,自己的手掌,还有上面更加重要的鬼角突然失去,使他无法去仔细感受那种失落,和即将面自己完全陷入死地的恐惧,还有不甘。他的心中首先是被一种不知名的巨怒给占据填满。

“吼~~!!”鬼臼愤怒的暴吼,双目放射出随时可以diǎn燃的怒火,狠狠的地瞪视着离自己最近的目标,冥。

冥觉得自己一定还是因为刚才撞击太过猛烈,所以现在自己还有些眩晕,没有弄清楚刚才一瞬间到地方生了什么,然后就看将鬼臼眼中射来的暴怒的怒火,冥能看见那怒火中不光只包含着愤怒,而且还有着一股不可压抑的疯狂。

冥立刻从鬼臼目光中明白到,现在继续留在鬼臼的面前可不是一个好主意,这是明显是要拼命的节奏啊!

果然在冥完全松开对鬼臼双手的封锁,退后的时候,依旧在暴吼的鬼臼浑身上下突然迅速的冲出了无数根骨刺,追着冥刺去。根本不管这样的攻击对自己妖力的消耗有多大,而且大多还是没有意义的消耗。

“该死。”冥低声骂道,其实自己的后退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是自己护在身前的手臂和身体其他部分还是受到了在鬼臼全力妖力催生下,疯狂生长的多根骨刺的刺击。

冥咬牙忍住身体被骨刺刺入的疼痛,脚下后退的步伐不敢有丝毫的停顿。

从前到后的已经像一个刺猬的鬼臼,看着冥想逃跑,吼声立刻变得更加剧烈,随着身体地震动,面对着冥生长出来的骨刺迅速的齐齐地脱离身体,向冥射去。在鬼臼不顾一切的妖力催动下,速度竟是丝毫不比后退的冥慢,追着不给冥又任何的躲闪时间,一一的再次击中了名的身体。

琴韵再看到这边情况之后,已经是用最快的速度对鬼臼射出了连续的多道音波箭,向着鬼臼背后轰去。

第一道音波很快轰在了长满骨刺的鬼臼背后,然后随后第二道、第三道,紧随其后都重重的砸了上去,产生出一连串爆炸和冲击。

依旧是陷入狂暴中的鬼臼只是随着每一次轰击,而往前迈出一步,然后最终转过身来。

鬼臼的目光愤怒的看向琴韵,身上一股无法压抑的暴躁杀气立刻将琴韵锁定。

“杀~~!”鬼臼大声吼道,双手猛地张开,浑身紧跟着一震,浑身上下刚刚的战斗中消耗损失的骨刺,再次在鬼臼妖力的催动下从新长满全身,然后鬼臼就带着这浑身的骨刺向着琴韵迅速地冲了过去。

鬼臼的速度非常之快,看得出来他没有任何保留妖力的意思。

琴韵看见迅速就要冲到自己身前的鬼臼,赶紧首先自己往后退去,同时手上迅速的拨弄琵琶弦,连续地射出一道一道音波箭攻向鬼臼,同时阻挡鬼臼的前进。

鬼臼似乎根本就无视琴韵射来想要阻挡自己的连续音波攻击,直接稍稍侧过上半身,将手臂对外,直接是迎着琴韵飞来的音波箭连续的撞了上去,速度上没有任何停歇。

音波箭没有对鬼臼起到任何的阻挡住用,在琴韵想要做出跟进一步行动的时候,鬼臼的身体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

保山治疗白癫风医院
酒泉治疗宫颈炎费用
随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路线图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在那个地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