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狂战八荒 第二百一十七章 燃血寻物术

发布时间:2020-01-16 19:37:44

狂战八荒 第二百一十七章 燃血寻物术

流凡此刻早已经掠出了余家府邸的范围,行到了一处人声颇为鼎沸的街道,才是渐渐缓下了身形。但即使如此,街道上的路人见到流凡一身黑色斗篷,掠行间悄然无声,都是面上带着一丝惊色与敬色的远远避开,哪里敢轻易多看两眼。

流凡见此,也是没有多加理会,身形几个腾跃间,便是掠进街道一处偏僻死胡同处,身形一凝,便是现出身形,手掌一翻,便是反手把黑色斗篷收了起来,露出真容。

虽然邺城中各种怪人不少,但毕竟顶着个黑色斗篷在大街上行走也是颇为引入注目的,流凡不想在这个非常时期被人看出丝毫异样来,毕竟刘家这一次出动的规模远超上一次,当初斩杀刘策都没有这般架势,现在涉及到猛龙山寨隐秘之事后,刘家显然也是开始显露出其狰狞的獠牙了。

往身上拍了两张稍微遮掩面容的简陋符箓,流凡又有些不放心的往脸上抹了几把灰,才是两三步行出隐秘之地,同时漆黑双眸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却是警惕的把四处打量了一番,发现没有丝毫危险后,流凡也是悄无声息的挤入人潮中,向着金业客栈方向行去,没有引起丝毫波澜。

但是他才是没有行走多远,便是面色低低一变的蓦然停下脚步,看向手中灵戒。

“这剑怎么回事!”流凡精神力飞快向着灵戒内探测而去。

只见流凡灵戒内,一柄三尺雪白长剑竟是缓缓地颤抖不已,并发出低低的嗡鸣声,在其表面还不断缓缓地浮现出一道道蜘蛛般的红色符文,弥漫出淡淡的血腥味,甚至都是开始透露出灵戒外,诡异万分。

这剑是当初斩杀刘策而得到的战利品之一,这剑虽然品阶不错,但是流凡却是一直没有使用过,一来这剑太过显眼,容易招来有心之人的窥伺,二来流凡不擅长使长剑,因此一直存放灵戒内,没有使出。

而当初灵戒异动,在黑森利也极为隐晦的出现过一次,那一次因此情况紧急,流凡倒是没有多想,而此刻的动静,已经出了他的意料!

“难道被发现了?”流凡此刻哪有时间顾忌灵戒异动,面色微微一变下,本是顿下的身形,蓦然一动,又是随着人潮前进,只不过这一次速度却是快上了许多,若不是挤在人潮内,流凡只恨不得飞奔起来了。

“流凡小子,你的麻烦来了。这是燃血寻物术,虽然手段看来颇为粗劣,但是恐怕在施术者不惜耗费精血的情况下,你实力达不到地玄境,是压制不住这波动的。”荒龙淡漠的声调不急不缓的在流凡心头响起,不含丝毫感情。

“荒前辈,还请你帮忙压制住这术法的波动!”越行越快的流凡闻声,面色也是微微一动,在心上略微急促的回道,同时双目不断警惕的四处扫视。

而此刻灵戒内的长剑异动,也是越发明显,本是微微颤抖的长剑,此刻竟是出现了大幅度的晃动,同时其上的血纹也是飞快蔓延而去,几乎把整柄长剑都是覆盖而去,从灵戒内弥漫而出的血腥味更是浓重了三成!

不知名的血腥味弥漫而出,周遭修炼者都是眉头微微一皱,目中精光一闪的看向周遭,在寻找血腥味的来源,而更有嗅觉灵敏者或是有嗅觉秘术的修炼者,已经暗自锁定越行越快的流凡。

“不行,已经有强者注意到此处,本尊现在稍微施展一点手段,都有可能暴露。到时候你的处境还会更加麻烦。”荒龙淡漠的拒绝道,而其声调也是越来越低,渐渐沉寂下去,似乎真的是打算对此事不管不顾了。

强者窥伺?流凡心上蓦然一惊。会有什么强者会注意到不足轻重的自己,难道是邺城内的暗处执法者?

“该死!”感应到灵戒的异动越是明显,流凡也是没时间多想,暗骂一声后,脚下的速度也蓦然加快了不少。

与之同时,在地下交易场的北门出口处,被一群青衣劲装人护在中心的一道身材修长男子蓦然停下掐诀的举动,有些俊逸的冰冷面庞微微一抖,其也是缓缓睁开双眸,身形微微一动,牵动飘逸长发,看向佣兵工会方向,双眸隐隐阴冷了下去。

这人正是刘家三公子,刘枫!

“小子,任你在黑森林里蹦跶欢快,如今回到邺城,即使有余家护你,今日你也是难逃一死。”刘枫因此施展术法而消耗不少精血的面庞微微苍白,阴沉的喃喃出声道。

话音刚落,刘枫便是猛地一蹬地面,面色冰冷的破开围拢的青衣人与周遭人群,体表冰蓝色灵力轻纱缓缓漂浮而起,护在体表,如奇寒疾风般,向着佣兵工会方向疾掠而去。

而在其宽大袖袍下,却是能够隐约看到那有着一道道缠绕紧凑的绷带,其上隐隐有着淡淡粉色弥漫而出,似乎有着不轻伤势。至于缠住绷带的那只手臂,更是硬邦邦的随着身体摇摆,似乎运用起来很不灵活。

在刘枫掠行而出的瞬间,稍微落后的刘家人马,面色微微一动下,也是毫不犹豫的紧跟而去,一行人便是这样浩浩荡荡的掠行而去,引得邺城内行人不住侧目。

与之同时,在邺城各个方向的刘家人马,都是面色一变,从各个渠道得知刘枫的指令,当即是不敢有着丝毫怠慢的向着佣兵工会方向聚集而去,声势颇为浩大,比当初刘策意外死掉时的声势还要更为浩大。

在刘家这般大动作的同时,各大势力也早是得到了消息,顿时都是纷纷派出眼线,随着刘家人马跟进,也都是向着佣兵工会方向聚集而去,邺城本因为猛龙山寨的压迫而渐渐高涨的激情,似乎要点燃了。

“蹬蹬!”

宽敞的街道上,猛然响起急促密集的掠行声,拐角处,忽然闪出二十来个青衣劲装人,尽皆手持明晃晃的利刃,声势浩大的朝着密集的人群奔掠而来。在一众青衣人的前方,面色阴沉的刘轮一马当先,煞气环绕,体表罩着一层淡黑色灵力轻纱,颇为凶悍。

“闪开,都给老子闪开!”

刘轮面色阴冷,毫不客气的怒喝出声,夹杂着灵力在宽敞的街道上远远传开。

一众修炼者闻声,都是面色一变,心上都是惊诧:谁敢在邺城内这般嚣张。甚至有的桀骜不驯的修炼者闻声,面上煞气一闪,面色不善的向着刘轮望去,似乎想要给刘轮点颜色看看。

但是当他们目光都是落在那猩红的刘字时,面上的凶恶之色也是飞快消散而去,飞快浮现出一丝浓浓的忌惮之色。

在刘轮一行人身后,如跗骨之俎般紧紧跟在一队黑甲卫士。

“刘轮,你们若是再不停下,我便依照邺城城规把你们尽数擒下!”黑甲卫士的小队长似乎也是不耐烦这样的追逐,面色一沉,夹杂着灵力,大喝出声。

“拦住他们!”

刘轮闻声,脚步丝毫不停,面色阴冷的飞快道。刘轮话音刚落,在其身后紧紧跟随的一行人,身形蓦然一动,立马分出十数人,向着黑甲卫士迎去。

两方稍一接触,便立马战至一处,一众黑甲卫士惊怒交加下,也是不能分神其他,被困在原地。

“哼,真是自不量力!”刘轮阴冷目光微微一瞥,冷笑一声,身形也是丝毫不停留的掠行而去,而跟在其身后的一众人,尚有十数人。

“接近了!”

一行人,掠过几个拐角,掠至一处宽大街道旁,刘轮蓦然一摸袖袍,摸出一道浑圆器皿,其上血腥之色不断流转,红光闪烁不断。见此,刘轮面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随即又是被狰狞之色笼罩而去。

“停下!”

只见前方轰轰整齐的声响蓦然响起,拐角处又是一左一右的行出两队黑甲卫士,见到刘轮一行人,身上淡淡煞气一卷,便是持着利器冲杀而来,杀伐很是果断,显然都是久经战阵之人。

“拦下他们!”刘轮见此,面色的狰狞之色更甚,厉喝一声后,便是脚尖连点地面,身形蓦然加快倍许,在两队黑甲卫士组成包围圈之前生生冲了过去,身形再几个腾跃,便是向着远处渐行渐远了。

而剩下的一众人自然二话不说,瞬间便是战在一处,周围围观的修炼者面上都是带着火热之色,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小子,你逃不掉的!”

掠出数个街道,体表笼罩着淡淡黑色灵力轻纱的刘轮从拐角处一闪而出,阴冷目光向着人群飞快一瞥而去,立马发现人群中很是显眼的一道瘦削身影!

此刻流凡确实是有苦说不出,那刘枫不惜燃烧大量精血施展而出的燃血寻物术,难缠程度也是超越流凡想象。

流凡灵戒内,此刻竟是飞快渗透出很是浓郁的红色烟雾,不仅腥臭难忍,而且凝而不散,流凡便是这样大喇喇的走着人群中,实在是过于惹眼。

在这样的情形下,一流凡为中心方圆十数丈内,竟是没有一个修炼者敢靠近流凡,只是围在远处,对着流凡大肆打量不已。

“真是麻烦。”流凡漆黑双眸微微闪动,看向前方的一座庞大建筑的顶部,那里有着一道巨大的金色人形雕像,面上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

正是佣兵工会的标志,不屈意志!

流凡此刻便是稳稳立在佣兵工会前,不再挪动分毫了!

“流凡小子,给我死来!”正在这时,刘轮疾驰的身形,也是瞬间破开围观的人群,话音才是落下,刘轮的身形已经出现在流凡身前数丈处,宽大袖袍在冲击力下猎猎舞动,淡黑色灵力轻纱缠绕体表,面色阴沉扭曲的紧紧盯着流凡。

刘轮像条阴冷毒蛇般锁定猎物,阴冷杀气悄然弥漫而开,周遭围观的修炼者都是面色微微一变,对新出现的刘轮更是多出了一丝忌惮。

北京丰益医院在哪里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可信吗
贵州专科治疗癫痫的医院
沈阳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河南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