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天幕神捕 第六百三十二章 引剑自尽

发布时间:2020-01-16 23:42:14

天幕神捕 第六百三十二章 引剑自尽

罗天成拖着沉重的步伐缓缓的向铁甲血魔走去,铁甲血魔依旧一动不动仿佛铁铸的傀儡一般,“军令如山,军法无情,刚才本帅的军令是什么?”

“卸甲投降!”整齐的声音响起,仿佛大地的轰鸣。声音如雷就是宁月也感觉耳中有些嗡嗡。

“你们为什么不动?”

“愿随将军左右——”

“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的将军我做了什么么?本将军谋逆叛乱了,本将军在原本和平安详的九州掀起了战火,本将军害的无数百姓家破人亡。

本将军应当永载史册,遗臭万年,就算死了,也该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你们……还不给本将军卸甲投降?

你们给本将军记住,身为军人,应当精忠报国,我罗天成违背了军人的职责,亵渎的军人的荣誉。你们应该将我乱刀砍死而不是追随我的左右,众将听令,卸甲投降,听候朝廷发落!”

“哐——”一声整齐的出鞘声,别说公子羽,就是宁月也吓了一大跳。但是,出乎他们的预料之外,铁甲血魔并没有发起冲锋,而是一个个横刀架在脖子之上。

“铁甲血魔可以粉身碎骨,可以横死沙场,但我们不愿投降,更不愿听候发落。将军是错了,我们也的确错了。但是,难道我们是今天才知道错了的么?

从起兵之初我们就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如果不是心甘情愿,我们岂会跟随将军的左右?也许更早,我们便知道将军要做什么。既然做出了选择,何须在此刻苟且偷生?”

话音还未落地,一边的宁月微微一愣,而宁月身边的公子羽却是脸色大变。铁甲血魔说的可是诛心之言,这话无论朝廷还是夜魔军彼此都心知肚明,所以彼此也很默契的避开了这个话题谁也没有挑明。

但是,却被铁甲血魔当场挑破,这也致使无论军部还是夜魔军都不得不直面面对这个问题了。夜魔军是第一天知道罗天成要造反么?他们是蒙在鼓里不知道么?当然不是,就算是之前不知道,但起兵控制凉州的时候也该知道了。

明知道罗天成在造反,为什么一个个没有大举义旗?除了军令如山这一条之外,难道就没有一点心甘情愿?要知道,他们的军饷,他们的装备,甚至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是朝廷给的。

“住口——”罗天成暴怒,“你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么?你这是先把那十万弟兄往绝路上逼?”

“那将军何苦将我们往绝路上逼?”铁甲血魔缓缓的分开,首领杜莫缓缓的踏出队伍来到最前遥遥的看着罗天成,“我们早就知道将军要谋反,但我们却装作不知道。等到将军一声令下,我们便义无反顾的为将军征战沙场。

夜魔军上下,谁不知道,哪一个是无辜的?但是,为什么所有的罪责要将军一个人背负?将军一声令下,十万夜魔齐卸甲说的好像他们到了现在才知道自己在谋逆,好像现在才恍然悔悟。无非是贪生怕死而已……铁甲血魔不齿,更不会随之。

将军,杜莫与铁甲血魔愿追随将军左右,我还不信,以我们铁甲血魔的铁骑,难道还撞不开一条出路?就算撞不开,铁甲血魔也只会在冲锋的道路上飞灰湮灭,绝不会被俘虏,更不会被束手就擒!”

“你们……”罗天成一刹那脸色便变得惨白,铁甲血魔竟然……竟然到了现在还执迷不悟。也许他们是因为对自己的忠诚,但是……这样太不值了,而且因为铁甲血魔的所作所为,原本对夜魔军可以开一面的朝廷也许会有新的打算。

他罗天成一人死不足惜,但罗天成不能连累着十万血魔军一起下地狱。封都城死掉的,已经太多了。济源县之中,被天幕府捕快看押起来的夜魔军齐齐的低下了头。

他们的眼中闪烁着迷茫,彼此的眼神中也都看到了疑惑。正如铁甲血魔说的,他们难道第一天知道罗天成也起兵谋反?难道他们真的是那么无辜的?

忐忑的心不断的问自己,他们是真的贪生怕死,还是悬崖勒马?他们是知错改错,还是无耻的背叛?仿佛一个不断旋转的阴阳鱼在脑海中不停的翻转。

“哈哈哈……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哈哈哈……想不到我罗天成也有今天,就算名声扫地,就算千夫所指,就算人人唾弃,我还有人对我不离不弃……哈哈哈……”

“哐——”一道剑光炸亮,罗天成腰间长剑出鞘。到了此刻,宁月才注意到罗天成腰间挎着的竟然是英雄剑。

长剑集战剑精妙于大成,美观,华丽!英雄剑在手的罗天成,看起来也的确平添了几分英雄气概。但是,这是一个落幕的英雄,一个失败的,声名扫地的英雄。

罗天成默默的看着手中的英雄剑,当年被先帝赏赐英雄剑,自己是何等的英雄了得。但现在,自己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哈哈哈……一切因我罗天成而起,就让我一切随罗天成而去。这是罗天成最后的军令,卸甲投降,听候朝廷发落!”话音落地,罗天成横剑架颈,面对着京城的方向重重的跪下。

“嗤——”血雾飘洒,仿佛疾风吹过山谷发出的风啸之声。罗天成的眼前闪过了无数的画面,自己幼年的不幸,之后遇到了祁连太子。被祁连太子救下之后,那个背影就成了自己效忠的目标。

罗天成扪心自问,除了这一次起兵谋反之外,他所有的用兵都是为了替朝廷守卫边疆。论功绩,他不会输给史上任何一位名将。但是,他走错了最后一步,而这一步却让他从英雄沦为叛贼。

英雄与他再无干系,所以罗天成只能用英雄剑引剑自尽。

“将军——”一声悲呼响起,罗天成身后的亲卫军齐声喝到,纷纷对视一眼,几乎不约而同的抽出腰间的战剑学者罗天成的样子向京城方向跪倒。

他们是亲卫军,将军生,他们生,将军死他们也必须死。这是铁律,不容一丝一毫的反悔。所以在罗天成引剑自尽之后,上百名亲卫军也纷纷自尽身亡。

这一幕尤为壮烈,就是早已经心如坚铁的宁月都涌起了一丝的不忍。但是,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法则,就算宁月有着通天的能力也无法改变。

画面仿佛定格,宁月和公子羽将目光齐齐的望向场中仅剩的铁甲血魔。这一支和三千凤凰有着同样传奇神话的军队,虽然只有区区一万人,但他们的战斗力就是比起其他十万夜魔军也丝毫不让。

罗天成已经死了,他们效忠的目标已经没了。亲卫军跟随了罗天成而去,当铁甲血魔该何去何从?一双双审视的目光向铁甲血魔投来,杜莫的脸色猛然间变得铁青。

他们愿跟随罗将军的左右,但他们有不愿意用自杀的方式了结自己的生命。铁甲血魔,只能倒在冲锋的路上,这是他们的信念,也是他们的荣誉。

轻轻的,缓缓的将漆黑的面具重新戴上。杜莫缓缓的再一次翻身上马。在他跨上马背的时候,铁甲血魔的气势猛然间仿佛爆发的火山一般喷涌而出。

周身的杀气,凝为了实质。几乎瞬息之间,军阵已经升起。这是夜魔军最后的升华,也是铁甲血魔最后的坚持。就算死,那也必须死在敌人的炮火下,冲锋的道路上。铁甲血魔不会停下脚步,如果停下,那就是死亡的那一刻。

无需要言语的交流,更不用响亮的口号。当杜莫跨上马背的那一刻,铁甲血魔彼此就已经明白了。这是他们人生的舞台中,最后的一次表演。从今天起,天下间再也不会有铁甲血魔。既然如此,最后的绽放一定要惊天动地,一定要天崩地裂!

公子羽缓缓的抬起手,一面令旗在手中迎风招展。山岭两边的高地上,一个个神威火炮被推了出来直指底下的山脚。

罗天成猜测的没错,公子羽已经将这里牢牢的覆盖在火炮的打击范围。只要一声令下,上千火炮齐鸣。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是武道高手也得跪何况是底下的铁甲血魔?

这是他们最后的绽放,公子羽自然愿意成全铁甲血魔。虽然对他们的愚忠很是不屑,但不得不说铁甲血魔的精神倒是值得称道。但是,一支军队的信仰,既然迷糊了是非对错。也许是罗天成故意为之,更也许是朝廷在这方面做得太差。

凤凰军只忠于骄阳公主,夜魔军只忠于罗天成,那么禁军是不是只忠于公子羽?这个问题划过脑海,仿佛闪电一般流转宁月的心田。不经意的别过眼,看了看缓缓闭上眼做着深呼吸的公子羽。

正在令旗将要挥下的时刻,一声尖锐的凤鸣响彻天地。公子羽猛然间睁开眼睛,脸上幸福的笑容竟然让宁月都微微错愕。

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西边的天空出现了浓烈的火烧云。云层剧烈的翻滚,仿佛一团团火焰从天际飞速的逼近。

直到火烧云靠近的时候,宁月才分辨出来眼前的通红的云层,就像一只展翅飞翔的凤凰。济源县的大门再一次大开,而从城门口望去,道路的尽头仿佛又一团剧烈燃烧的火焰在急速的冲刺而来。

北京美尔目眼科医院预约挂号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南阳治疗阳痿方法
镇江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