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龙血武帝 1916.第1916章 :雪妖王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1:16

龙血武帝 1916.第1916章 :雪妖王

如今,叶莫终于是凝聚出空间法则,他意念一动,空间法则的波动将他彻底笼罩起来

,就是开始冲击仙武巅峰,然后就是冲击最为重要的仙尊境。

如今,他体内的能量早已经积蓄完毕,突破仙武巅峰,随时都可以做到。

“突破吧,仙武巅峰!”

叶莫猛然咆哮一声,整片地窖都开始震动摇晃起来,他体内凝聚的寒气,全部都被丹田之中的那条巨龙吸收起来,仙武后期的瓶颈瞬间便是打破。

轰隆隆!

一道道的闪电,居然破空出现在地窖之中,交织成天罗地,似乎要将叶莫彻底绞杀在其中。

如今叶莫领悟了空间法则,就连所承受的天劫,都是遭遇到空间法则的影响,并没有直接从天而降,而是破开虚空,从地窖的顶上降临下来。

叶莫面对早已经习惯的天劫,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惊讶,一拳轰出,那凌空劈下的闪电,被叶莫打中,居然开始扭曲了起来,叶莫瞬间明白,这闪电居然随时都能够运用空间法则,比起一般的仙尊强者还要强大。

一般的仙尊强者,根本就无法随时施展空间法则,只有达到仙尊七阶之后,才能够做到这一点,身躯的任何一个部分,都能够和空间融为一体,你这一拳若是没有施展空间法则,根本就难以伤害到对方。

而眼前的闪电,居然运用了这一招,若是没有掌握空间法则,根本就无法正面抗衡这天劫,只能够默默承受。

叶莫察觉到这一点,意念一动,轰击之时,空间法则直接扭曲过去,将那道天劫从虚无的状态扭曲回来,瞬间将其打碎。

紧接着,又是一道道的天劫,破开虚空,从天而降,汇聚成各种各样的形体,如山洪猛兽,太古战将,不断的对他轰击。

但是任何的天劫,在叶莫面前,完全就是强弩之末。

时间,足足持续一天一夜,天劫彻底消失。

叶莫已经是成功晋升到了仙玄巅峰,龙武之力再度增强一倍,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有着信心击败任何一个仙尊一阶的武者。

“现在,就开始冲击仙尊境。”

叶莫再度开始积蓄能量,疯狂的吸收地窖之中寒气能量,这地窖之中的寒气,乃是由地底之中散发出来,这地底深处有着一片十分恐怖的寒池,每天都能够散发出大量的寒气。

雪妖族人,最想要待的地方就是地窖之中。

“该死,那叶莫吸收的速度也太恐怖了吧,已经过去五个月了,这寒池积蓄出来的十年寒气,居然已经被他吸收了大半。”

雪妖族长在外面,已经是急得连连跺脚,原本她以为,就算叶莫呆在地窖修炼,也吸收不了多少寒气,但是叶莫这般吸收,恐怕还不过半年时间,寒气将会被他全部吸收。

“母亲,不能让他这样吸收下去了,我们雪妖族的底蕴,都要被他吸没了。”

一旁的雪吹花,也是狠狠咬牙。

“那该怎么办?我们根本就不是叶莫的对手,而且我还被他的古蛇梵炎火束缚了起来,难道你还想看到我被他杀了不成?”

雪妖族长无奈说道。

“母亲,如今之计,我们唯有将雪妖王请出来,他乃是真正仙尊三阶的强者,请出了雪妖王,我们不仅仅可以杀了叶莫,还可以得到叶莫身上的古蛇梵炎火和寒蝉冰金。”

雪吹花诡计多端,立刻便是想到了一个极端的办法。

“不行,请出雪妖王太冒险了,他已经说过了,如果让他出山,雪妖族族长的位置就要让给他,不行。”

雪妖族长连连摇头。

当年雪妖王竞选族长,实力虽然强于她,但是雪妖族历来都是女子当家,唯有女儿身才能够成为雪妖族族长,雪妖王竞选失败,便将自己封锁在大雪山之中,除非族长之位让给他,否则他便不会出关。

“母亲,他当年虽然这么说,但是也只是口头之言,他同样是雪妖族的族人,如今雪妖族有难,他岂能坐视不管?”

雪吹花连连说道。

“你说的没错。”

雪妖族长也是点点头,道:“如今乃是雪妖族大难,他乃是雪妖族人,于情于理,他都不能坐视不管。”

想到这里,雪妖族长便是和雪吹花,一起进入了北荒冰源,最大的一座雪山之中,雪妖王,便是在那座雪山顶之巅,感悟天地,闭关修炼。

“雪妖王!”

雪妖族长带着雪吹花落在雪山顶上,望着盘膝坐在雪山顶上,犹如雪人般的血妖王,她不由说道。

“有什么事情吗?”

一道冰寒之声,从雪人的身上散发出来,这道声音极为洪亮,但是却并没有引起雪山的松动,这大雪山之中,常年积雪,一道音波散发出去,都很有可能引起雪崩。

可想而知,眼前这个雪妖王,对于力量的控制已经是达到十分恐怖的程度。

“如今雪妖族有难,还望你出山。”

雪妖族长语气颇为恭敬。

“雪妖族有难,就立刻想到了我,还真是可笑,我现在已经和雪妖族没有任何瓜葛,雪妖族有难,已经与我无关。”

雪妖王继续说道。

“雪妖王,你生是雪妖族的人,死也是雪妖族的鬼,如今雪妖族有难,你居然坐视不理,你乃是雪妖族实力最强的族人,不去保护雪妖族,只会在这里修炼,有什么用?”

雪吹花也是涨红着脸,大声吼道。

“哦?你居然敢教训我,你是什么人?”

雪妖王发出一丝惊讶。

不过这道声音并非是从雪人身上传递出来,而是从她们身后传递过来,她们转过身躯,便是看到一个男子的身影,缓缓走来。

这男子,乃是一个青年形象,头戴发簪,身披白色血泡,浑身散发出一种冰冷的气息,这种气息,让人容易生出一种崇拜的情绪。

泸州治疗阳痿方法
咸宁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鄂尔多斯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泸州治疗阳痿费用
咸宁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