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织女后传

发布时间:2019-09-13 04:58:09

织女思凡下界,乐不还天。三天后,也就是人间三年,她私逃下界的事还是被天官发觉,密告王母,王母听闻十分震怒,于是她亲自来到人间,不容织女辩解,拽着织女的胳膊就把织女拉上了天。织女一路哭哭啼啼,至死不愿不从,眼看牛郎身披牛皮、肩挑儿女,乘风即将追上王母。王母急忙从发髻上抽出金簪在身旁一划,顷刻间,织女和牛郎中间出现了一条天河,波涛汹涌,河水滔滔。织女望着天河对岸的牛郎和孩子们,直哭得声嘶力竭,牛郎也是伤心的肝肠寸断。

牛郎哭着哭着,忽然灵机一动,说干就干。从腰间抽出刚在下界浇菜的水瓢,一边掉着眼泪一边用马勺一瓢一瓢舀河中之水。牛郎心里想:“愚公尚能移山,难道我就不能舀干天河之水吗?”日复一日,牛郎白天舀,夜里舀,以至于天河旁不远处牛郎倒掉的瓢中之水,渐渐形成一条淙淙流淌的大河。
天上的值日星官,每天按时把牛郎织女的行为如实禀报给王母处,王母被牛郎的一片真情所震撼和打动,心有不忍。传旨:封牛郎和织女分别为牵牛星、织女星,二人各司其职,并允许他们夫妻每年七月七日,鹊桥相会。
织女不为王母的册封所动,陈情王母,坚持要和牛郎回到人间。她不要一年一次一面,她要的是生生世世。每日和牛郎、孩子在一起,共享天伦,既然人神不能共处,她愿放弃神籍,下界为人。
“人一生匆匆不过百年,放弃神籍就意味着一切要自食其力,要经历生老病死,要为柴米油盐,衣食住行而奔波,生活会折磨的你双手满茧,皮肤粗糙,红颜早衰.......”“织女你想好了吗?”王母说。
“我意已决,无怨无悔!”织女跪在王母面前。
王母原想:“织女受过这次打击,定会洗心革面,安分守己。没想到她心如磐石,铁下心要在世为人。人间有什么好?能让织女如此留恋!既然做人这么好?为什么下界那么多人妖挖空心思都想做神仙?”
王母清楚,如果织女放弃神籍,就没必要再进行处罚。她对女儿的爱,只有她这个做母亲的最清楚。爱之深,伤之痛。既然女儿为了爱情,不要长生不老、与天同寿,也要与凡人在一起生老病死,那就随她去吧!
“来人,给三公主拿‘请神香’来,织女,如果你在人间过得苦,心有悔意!你就点燃它,我会派神将下去接你上天。”王母深情地对女儿说。
织女跪在地上,誓死不接神将递过来的“请神香”,对王母说:“女儿谢谢母后厚爱,我不会后悔的,我坚持我当初的选择。”
坐在龙榻上的王母失望之极,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织女端坐在地上,一下子气定神闲,胸前手心上下相对,一阵作法后,瞬间,织女眼前一道银光闪过,浑身如针刺一般难受,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痛苦滚爬过后,织女从一团白色的雾中站了起来,废除自己法力后的织女,显得更加淡定和从容,缓缓步到王母眼前,弯下膝盖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送他们下界去吧!”王母向侍立一旁的神将无奈的挥挥手。
王母心中思潮澎拜,悲痛不已。想着自己疼爱的三公主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可爱与现在的叛逆,不禁清泪两行。

三伏天的一日,乌云密布,天地交合,风雨交加,一场纷纷扬扬的阴雨下个不停。
此刻,织女和牛郎被神将送回了牛家村草坪凹自家的茅草屋前,以前的凭借织女法力建起的高墙大院不见了,宽敞的厅堂再也没了,古色古香的家具没了踪影,满满的米屯、成群的鸡鸭、巍峨的府门不见了,一切都没了。只有原来的茅草屋依然伫立与风雨中,屋内几只瓦罐、一张铺满麦草的旧床破被呈现在眼前,又还原到7年前织女初次来牛郎家的样子。
已经沦落为凡人的织女,心里跟明镜似得:这就是自己抗争到的现实,一切都得从头开始。
房前屋后虽然树木葱郁,山花烂漫,绿草茵茵,别有一番世外桃源的感觉。但是甜蜜的爱情代替不了贫困的生活,牛郎心里清楚,他必须给织女和孩子们一个温暖、幸福的家。
天地间,斜风细雨下下停停、停停下下,好像王母令雨神风伯在考验织女夫妇的意志,漆黑的夜里,牛郎、织女和他们的一双儿女蜷缩在自家低矮、潮湿的茅草屋里。织女紧贴着墙根。带着土碱味的潮气浸透了她的衣服。她冷的直打哆嗦,但她看到熟睡的一双儿女,看到牛郎在屋里屋外坚固茅草屋的身影,她心里暖暖地,再也不在乎眼前的一贫如洗的家和空气里弥漫着腐败的水腥味。
美好的生活,要靠人不断奋斗才能获得。
安顿好一家人的生活,牛郎说干就干,除了继续经营自己那十几亩薄田,还每天坚持进山砍柴,到州城换些盐、米、油等生活用品。看着织女经过这件事情的打击,人的面庞渐渐消瘦,牛郎心里酸楚楚的,借每日砍柴的空闲也思谋着猎取点野味,什么野兔、山鸡也逐渐成为牛郎重要射杀的目标,只要一有收获,他总是兴高采烈,好像老母鸡产蛋后的那种心满意足的样子。心想:这下总该给多日未吃上肉的织女和孩子们打打牙祭,补充补充营养。
牛郎为了家里的境况有所改观,每日里天不明就带上干粮出发,不是劳作在田间地头,就是穿梭于山林中,直到天擦黑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倒在床上闷头就睡。
织女看着牛郎的辛苦,想给牛郎分担点,但她除了织布还能干什么呢?
早晨,天刚麻麻亮,牛郎下田去了。织女也像往日一样也匆匆起床,提着竹篮在屋后的树林里捡拾柴禾。村里几个妇女扛着锄头由远及近,朝她家门口的小径走过,织女依稀听到一个妇女说:“今天,马家庄的马举人家要招洗衣工一人,工钱每月三两银子。”织女心里一阵欣喜:既然工钱不低,那还不如去做工,也不用靠天吃饭,每日风里来雨里去。略作了一番盘算,她立刻回到家,安顿好孩子们的饭食。对着镜子略收拾一番,急忙朝马家村赶去。一个高门大户前,不大功夫,村中的妇女已经三三两两鱼贯而来,20多个村妇依次站立一排,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从这旁走到那旁,从那旁走到这旁,端详端详这个妇女,瞅瞅瞧瞧那个妇女。管家一会儿在20多人中挑出5人,逐一进行了面试。此刻的织女在5名妇女中,显得分外妖娆,一则漂亮,二则气质不凡,真有点万山丛中一点红的惊艳,面容娇美,体态匀称,对待管家的问话不卑不吭,对答得体,一副很有规矩和教养的样子。
经过管家一番面试,织女从众多妇女中脱颖而出,管家的面试结果与马举人眼光不谋而合,马举人对织女甚是满意。
马举人, 0多岁。一副书生气息,温文尔雅,气质不凡,常年一身白色的长袍袭身,经常手不释卷,毫无富贵公子的做派,与人说话一团和气。
遣散走其他妇女,管家交代织女:“工钱按月领取,一家人(马员外和他的老婆孩子)所洗的衣服必须洗干净、必须定时取、必须按时送。并且特许织女:当天洗不完可以带回家洗。”
还没开工洗衣,马举人就让账房给织女预支付了6两银子,作为这两个月来的工费。
织女望着马举人温和的眼光,她觉得自己还没干活就领人家东家6两银子,实在欠妥,有心拒绝,但马举人说:“织女你的情况我有所耳闻,你现在已经是一介凡人,还得要好好过日子,不为自己,也得为孩子们着想吧!给你的这钱是你的劳动所得,这不过是提前预支,你放心拿着。”织女想着牛郎的累死累活,念着孩子饥一顿、饱一顿,只得双手接过王举人送到手边的银子,磕了一个头:“谢谢老爷照顾织女一家。”背着管家抱来的衣包,走出马举人家大门,欢天喜地的朝家里的方向奔去。
马府,家大业大。良田千倾、牛马成群、仆人几十;房屋做工考究,雕梁画柱,好不气派;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好不风雅。这一切还得益于马举人的父亲多年来走南闯北经商所致,马父一生都在商界摸爬滚打,一心希望儿子能状元及第,而光宗耀祖,到临死儿子也只考了个举人功名。多年来,虽然马举人,一考再考,可还是没机会做得了天子门生,也只得整日喟叹自己命运不济。
织女在河边洗了一中午衣服,待衣服洗毕晾干后,织女才收拾停当。
当天晚上,牛郎回到家。织女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牛郎,牛郎觉得还没干活就给付工钱,这也太有点不合常理。人常说:“无功不受禄。”牛郎让织女机灵点,要不先洗两个月衣服,干到时间就回来。并表示他会养活织女和孩子,即使粗布淡饭、他也会让织女和孩子穿暖吃饱。
织女被牛郎温馨的爱意瞬间包围了。
黑色的夜里,织女再次享受到那份期盼已久的爱意,虽然时间很短,很不成功,但她已经知足了。在爱的释放过程中,她不能让牛郎看到她的失望,她装出很满足、很亢奋的样子。她深深的知道牛郎对她和孩子的重要性,牛郎身上的担子有多重,有多么辛苦,她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真个是:“有钱好办事。”
第二天,牛郎拿上6两银子,把家里的茅草屋重新翻修了一遍,并买回来两袋大米,购置了盐巴、清油等生活用品,还为家中添置了一架织布机,织女手摸着织布机,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多么熟悉的织布机,再次拥有它就好像久经沙场的战将得到了一把期盼已久的传世宝剑般的开心,又好像回到几年前机杼声声的织坊,她们一群姐妹们昼夜忙碌着为天宫赶织彩绸的情景里,为了这个织布机她不知在牛郎耳边唠叨过多少次,现在梦想终于变成现实。她要经过自己的劳动,让心爱的男人和孩子身上穿上自己织的布料,吃着自己做的饭菜,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那是何等幸福!

织女一边为马举人家做工,一边经营着自己的温暖小窝,和牛郎一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即是一天多忙,多疲惫,织女总在劳作空闲或抽出时间教孩子们识字,学习《孙子算经》、《九章算术》,没有钱买纸笔,只能树枝做笔,大地当纸。夫妻两人日子过得很是辛苦,但都心情舒畅。
日出又日落,黑夜又白天,织女再次来到凡间已经一年零五个月,手上已经磨出厚厚的茧子,皮肤也变得越发黝黑,性格也更刚毅,俨然一副村姑无二。
也就在前几天,母后派广目天王下界来看自己,给她带来100两黄金,并征求她的意见:“如果你有所悔悟,给娘娘认个错,你依旧还可以重回天庭,位列仙班。”织女婉言谢绝了母后的金子和厚爱。她告诉天王:“虽然现在我过得苦,但我相信只要有牛郎在,只要我们勤劳持家,凭借我和牛郎两双手何愁生活好不起来。我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家中每个人身体康健、平安和睦,我就知足了。”织女想到曾经父王、母后对自己浓浓的爱意,一时间泪水点点,让广目天王转告父王、母后:“我想他们。”顺手从箱子底下取出闲暇时自己亲手为父王、母后做的两双千层底-----布鞋,交给了广目天王,并叮嘱他一定要亲手把鞋交给父王、母后,告诉他们这是一个女儿的心意。
夜幕降临,万籁俱静,小山村陷入了深深的暮色中。牛郎打着鼻声,和疯玩了一天的孩子已经睡着了,洗了多半天衣服的织女,倚门而坐,望着浩瀚的苍穹,繁星闪闪,她泪又来了,她不是留恋逍遥仙境,她是被父王母后爱女之心所感动,面对自己的孩子,她忽然明白一句老话:“要知父母恩,怀中抱儿孙。”父母恩深似海,自从有了一双儿女后这种认知愈加明显。
坐在御花园垂钓的玉帝,听完广目天王的汇报,扔下钓竿,拂袖而去,王母放下手中的布鞋,面色愠怒,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让广目天王传来雨伯,附耳如此这般一阵,雨伯领旨迅疾而去。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织女的生活日渐有所好转,谁想天公不作美,一连三载,天不降雨,赤地千里,庄稼颗粒无收,民不聊生。北方匈奴趁机南下,边关狼烟再起,朝廷一方面要征剿叛逆,另一方面还要安抚饥民,以防生变。民众饥寒交迫,社会矛盾重重。
当时,好多人把吃到一顿饱饭当成一种梦寐以求的念想,村里一部分群众忍受不了饥饿的折磨,已经有人开始拖儿带女四处逃散、沿路乞讨。有离陕进川的,有流落湖广的,流民所到之处,经济凋敝,物价飞涨,2两银子1升米的价格,还有价无米,商家大户囤积居奇,为富不仁,整个社会呈现出一片破败萧条之气。
老实忠厚的牛郎家也难逃社会动荡和大旱所带来的厄运。织女把每天两顿饭改成了一顿饭,还好织女给马举人家做工几年来还一直坚持着,工钱也如月发放着。织女为马府洗衣几年,举人和管家对织女是关心备至,呵护有加。从没有因为织女工作中的失误,而责备过织女一言半语。经常是织女去洗衣服,举人总是在一旁提水、凉衣,与其拉话,俨然一副乡间“夫妻”夫唱妇随的图画。刚开始织女一直保持着警惕与戒备,一副矜持害羞的样子,时间长了,织女一旁洗衣、举人一边侃些才子佳人,如《柳毅传书》、《曹植与甑宓》,《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等脍炙人口的故事;讲天下的名人轶事,如“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等人的传说;话各地的风土人情,如东西南北人的饮食文化生活等等。常听得织女一会儿伤悲、一会儿抿嘴一笑;讲过故事高潮时,举人故意卖个关子:“预知后事如何,请明天继续听下回分解。”织女非要举人讲完不可:“要听嘛?人家现在就要听。”叙述过程诙谐幽默、极富渲染力的讲法,织女即使在天庭中也没有听过,更别说大字不识的牛郎能给他讲什么趣事了。

共 288 8 字 6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反传统的小说。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早已根深蒂固众人皆知,那一份美好的爱情曾经成为千古绝唱。而今,作者反其道而行之,用大量的笔墨描述了一个另类故事:重返天庭的织女为了爱情,为了牛郎,情愿放弃仙班,转世为人。万般无奈的王母只好答应了她的请求。可是,除去仙根的织女成了平凡女子,原来的豪宅没有了,原来的锦衣玉食没有了……牛郎为了操持一家人的生计,早出晚归,也冷落了织女。生活的艰辛,牛郎的冷落,彻底改变了织女。那个曾经为了爱不顾一切的女子,彻底的放纵了自己,不但在婚姻中与人有染,更是在牛郎失踪之后下嫁他人。只可叹牛郎荣归故里之时,织女不再是从前的爱妻,一双儿女更是早夭,真正让人扼腕。小说贴近现实生活,直面社会问题,强奸、“第三者”、婚外情诸般种种值得深思。问好作者,期望拜读更多佳作。【编辑:上官欢儿】
1 楼 文友: 2015-07-22 16:07: 2 文章末尾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究竟孰是孰非,相信读者自有公论。问好秦岭,祝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6-07-22 05: 4:07 该文是我心中的佳作,也许是我的审美观不同,我看到了远方文友作品的亮点,也看到了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红豆虽闪光,没红豆并不影响作者的荣誉,远方的文友不为红豆去恢心。江山文学网是育文学新人的大学校,我们携手前进在江山文学大道上。预防痴呆吃什么药
幼儿中暑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回事
儿童眼屎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